乐橙下载官方网站
    乐橙下载官方网站
    所在位置: > 乐橙下载官方网站 > 下辈子不如变作鸭子,最好是一只飞在天上的鸟丨周末读诗

下辈子不如变作鸭子,最好是一只飞在天上的鸟丨周末读诗

  • 文章来源:未知 / 作者:admin / 发布时间:2022-05-25
  • html模版下辈子不如变作鸭子,最好是一只飞在天上的鸟丨周末读诗

    某次聚餐,邻座的同事问我:

    “你小时候家里养过什么宠物?”

    “宠物?我们不养宠物,养过动物。”我说。

    她又问:“什么动物?”

    “鸡,鸭,猪,狗,猫,都养过。”

    “猫和狗不是宠物吗?好可爱呀。”

    同事在城市长大,看来她不太了解乡下人的生活。

    我告诉她:“不是宠物,是家禽和家畜。

    “不喜欢它们吗?”她说着往嘴里送入一块鸭肉。

    “不是不喜欢,也不是喜欢,我们的词典里没有‘宠物’这个词。为什么要宠动物呢,被宠也挺悲哀的。”

    同事大概没听懂我的感慨,她也只是随便问问,我话音未落,她便忙着和别人碰杯去了。

    杜甫的花鸭

    / /

    《花鸭》

    (唐)杜甫

    花鸭无泥滓,阶前每缓行。

    羽毛知独立,黑白太分明。

    不觉群心妒,休牵众眼惊。

    稻粱沾汝在,作意莫先鸣。

    / /

    / /

    《花鸭》

    (唐)杜甫

    花鸭无泥滓,阶前每缓行。

    羽毛知独立,黑白太分明。

    展开全文

    不觉群心妒,休牵众眼惊。

    稻粱沾汝在,作意莫先鸣。

    / /

    我们村没人养鸭子,近村没有水塘,距离河滩二里之远,养鸭颇为不便。有一年春天,母亲在集上看见有人卖雏鸭,黄嫩嫩、毛茸茸的小鸭可爱极了,她花一块钱买了五只,兜在衣襟上才想起家里没水。每天我们就在院子里放置一盆水,鸭子们把头伸进水中扑腾几下,就算戏水了。别人看见我家有鸭子,怪问没水怎么养活,我们笑答是“旱鸭子”。鸭子虽窘于不得游水,但它们倒也随遇而安,对现状并无不满,时常嘎嘎嘎地欢叫。论生活条件,也的确可谓舒适,偌大的院子任它们玩,下不下蛋随它们的便,吃的都是纯玉米料,时常还供给肥美的青草。

    母亲在喂猪喂狗喂鸡喂鸭时,总在旁小立片刻,一边监管不叫它们抢食,一边和它们说话,比如她会训那头很霸道的猪,举起木棍吓唬它,叫另一头可以好好吃上几口。我记得她常跟鸭子说:“这扁嘴吃得可美,活在世上,啥心也不用操,真是好啊。”忙天从地里干活回来,母亲累得坐在院子里歇息,鸭子们在周围闲耍,她便叹下辈子不如变作鸭子,听见树上鸟叫得起劲,她抬头仰慕,又说还是变成鸟最好,自由自在飞在天上。

    杜甫在成都草堂居住时,写过一组咏物诗《江头五咏》,分别咏丁香、丽春、栀子、??、花鸭。我们来看看杜甫笔下的鸭子是何情态。

    “花鸭无泥滓,阶前每缓行”,花鸭身上没有泥滓,非常洁净。禽鸟令人印象深刻的,第一便是其毛羽,除非生病凋敝憔悴,平时则十分光泽。鸭子走路形态稚拙,徐缓摇摆,很从容的样子。干净,缓行,这也是杜甫对花鸭的印象,写得朴实而鲜明。

    “羽毛知独立”,花鸭的美名,盖取自其羽毛之殊异,“知独立”,杜甫以己体物,称花鸭的羽毛与众不同,是它的主动选择。“黑白太分明”似抑实扬,他是在赞赏花鸭的独立不群,也有惺惺相惜之意。

    “黑白分明”自古被认为是一种美德,三维世界的基础便是二元性,包括语言本身亦诞生于二元性,当我们说白就是在说黑,谈论死亡就是谈论生命。因此我们应该看到,二元性不仅对立,更有统一,所谓相反相成。是否一定要黑白分明,每个人可以自己去选择。

    “不觉群心妒,休牵众眼惊。稻粱沾汝在,作意莫先鸣。”后四句是警戒之语,群心众眼指普通的鸭子,就是羽毛并无特别之处的麻鸭。杜甫谆谆告诫花鸭,你的独立不凡将遭那些俗物嫉妒,我会来喂你稻粱,你要留心切勿作声。

    很明显,杜甫这首诗是借花鸭自咏。花鸭并不会“知独立”、“太分明”,动植物会感觉到人投射过来的能量,从而产生欢喜或恐惧的感觉,但它们不会觉得自己美或者丑,美丑善恶是由人类的分别心而产生的评判,与动植物本身无关。

    说到鸭子,附近的公园里就有很多野鸭,体型肥硕,毛羽也极干净,成群在小河里戏水,于草地上悠然啄食。以前我去公园晨跑,看见它们沐朝阳而信步,实在很羡慕,心想还不如在这里做一只鸭子,吃草饮水,与世无争,简直是重返伊甸园。也曾试着尾随其后,它们并不回头,却像身后长了眼睛,流水似的变换着队形,不一会儿,我就被甩了出来。这两年野鸭更叫人羡慕,人类经历的所有痛苦,它们全然被免除,天长长,地久久,一无所知地活在神的国度。有时它们从草地去河边,与人相遇于途,鸭不畏人,亦不让人。

    明 陈淳《秋塘花鸭图》

    给一匹马的诗

    / /

    《马诗》

    (唐)李贺

    大漠沙如雪,燕山月似钩。

    何当金络脑,快走踏清秋。

    / /

    / /

    《马诗》

    (唐)李贺

    大漠沙如雪,燕山月似钩。

    何当金络脑,快走踏清秋。

    / /

    读这首诗,像是看一幅印象派的画:黑??的山峦,一弯新月,凯发国际网站,大漠如雪,一匹马如影奔驰,清亮的马蹄声,回响在静夜,散入旷野。

    马蹄声仍在回响,依然清亮。我想到诗人海子的《九月》,“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/ 一个叫马头 一个叫马尾/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/ 只身打马过草原。”

    诗人李贺有没有见过那样一匹马?海子有没有只身打马过草原?很可能根本没有过,但他们在诗中创造了这样的马,这匹马比一匹现实中的马更为不朽。

    马蹄声好听,白天听来一片晴朗,静夜听更加响亮。尤其月夜,马蹄声和着月光,好像一首交响曲,李后主词曰:“归时休放烛光红,待踏马蹄清夜月。”

    李贺诗中,其境更清,更梦幻:大漠,燕山,弯月,秋夜,一匹马驰过。他似乎听见了那个画面,骏马就该驰骋在那样的地方,“何当金络脑”,或可改为“何需金络脑”。

    当然,苦吟的李贺自有其寓意,《马诗》二十三首,咏马而意不在马也。古代文士多借马写自己的怀才不遇,渴望被伯乐发现,渴望得遇明主,然而正如韩愈所说:“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”。韩愈的话替天下寒士鸣不平,至于是否真有这么多千里马,另当别论。李贺诗各有寓意,我们会心即可,不必强解。

    我在读这首诗时,想的不是怀才不遇之类,却是在青海湖草原上见过的两匹马。那是六月初,向晚投宿于某村简陋的家庭旅馆,窗外卧着好几头牦牛,我很好奇,就出去看看。一个村民牵着一匹马正往湖边走,另一匹拴在远处的马扬颈嘶了一声,这匹也嘶了一声作为回应,如此反复。村民将这匹马也拴在木桩上,返身回去了。两匹马被留在那里,相隔十多米,暮色渐浓,马的身子隐去。夜里被冻醒,依稀听见马鸣,拉开窗帘,什么也看不见,寒风透过窗隙直逼进来,那两匹马就站在寒风中,站在黑暗里,站一整夜。为什么不让它们在马厩过夜,为什么不把它们拴得靠近些?太多为什么,太少回答。清晨去湖边,看那两匹马,仍站在原地,不再嘶鸣,草原上一片宁静。

    宋 李用及《神骏图》

    布谷鸟啊,雨总是浇在我身上

    / /

    《浣溪沙》

    (宋)苏轼

    游蕲水清泉寺,寺临兰溪,溪水西流。

    山下兰芽短浸溪,松间沙路净无泥,潇潇暮雨子规啼。

    谁道人生无再少?门前流水尚能西!休将白发唱黄鸡。

    / /

    / /

    《浣溪沙》

    (宋)苏轼

    游蕲水清泉寺,寺临兰溪,溪水西流。

    山下兰芽短浸溪,松间沙路净无泥,潇潇暮雨子规啼。

    谁道人生无再少?门前流水尚能西!休将白发唱黄鸡。

    / /

    谷雨前后,北方的田间树头,就能听到布谷鸟叫了。咕咕、咕咕,短促的节奏,空灵的回声,好像一支古老的歌谣,多少亲人的面孔浮现其中,又仿佛一句咒语,将你活过的时光幻化为迷离的梦境。

    布谷鸟的叫声,在不同地区因种类而不同,有的如其名“布谷、布谷”,有的如“不哭、不哭”,古代宦游人则听成“不如归去”。布谷也称杜鹃,传说是古蜀帝杜宇的精魂所化,暮春时节,悲鸣不止,乃至啼血,血洒落在花上,便是杜鹃花。即使不知道这个传说,漂泊在外的人听到布谷鸟叫,也会蓦然而起乡愁。

    即使身在故乡,听见布谷鸟叫,仍思念故乡。

    苏轼在黄州,虽因言获罪被贬,然而惊魂之后,各方因缘颇善,他的日子过得倒是堪比神仙。樵夫野老,亲朋故旧,州郡长官,皆与他乐相来往。在精神生活方面,他交游最多、最心契的还是禅师高僧。初至黄州,他便落脚在定慧院,在那里写了不少诗词。

    这首《浣溪沙》,如小序所记,写于游蕲水清泉寺之后,寺临兰溪,溪水西流。一个落雨的春日,兰草嫩芽浸在清澈的溪水里,松林沙路上洁净无泥,他一边在林间漫步,一边听着“潇潇暮雨子规啼”。雨声浸透暮色,子规声声,在呼唤谁?

    上片结句之悲郁,过拍陡转为豪放。“谁道人生无再少?”反诘问之,答以借喻:“门前流水尚能西!”序中不是提到“寺临兰溪,溪水西流”吗?这是写实,也是借喻。

    其实这句也暗用了一个与佛寺有关的典故。据《旧唐书?一行传》记载,天台山国济寺有一老僧会布算,他曾说:“门前水当却西流,弟子亦至。”一行进去请业,门前水果却西流。

    东坡诗词引用典故及前人诗句多不胜举,然而我们读来却浑然不觉,而且他多用浅语口语,读之亦颇觉有味。也许这就是大诗人的境界,即不在诗文中卖弄学问,更不掉书袋,又能将日常词汇写出不平凡的感觉。

    最后,“休将白发唱黄鸡”,莫哀光景催年,休叹白驹过隙,所谓百千万大劫,亦可转于一念之间。今天是什么日子?今天是一生一世。

    作者 | 三书

    校对 | 赵琳